海龜

Easy

  ooc勿上升







丁輝人總在午夜12點過後想起那人,卻又不去打擾她,丁輝人有她的聯絡方式、有她的電話號碼、有她家地址,但,丁輝人了解、清楚她們之間的關係、界線。


她與她僅是彼此的天使。



剪不斷,理還亂。


怎麼可能剪呢,對於她們的羈絆,多少人寄予厚望在她與團體間。又怎麼理呢,丁輝人不敢理,她怕理了、看清了,卻越陷越深,越無法自拔,承受不住的丁輝人會做出什麼,自身也無解。


丁輝人只敢逃避,逃得越遠越好、越遠越好,回頭看時,只會有朦朧的影,甚至埋在霧中。這樣丁輝人不會想起那帶梨渦的笑、渾厚的音,最好最好,在丁輝人最需要時,那個溫暖的擁抱,也不要想起了。


她在丁輝人邀文星伊喝酒的隔一天質問,“輝人吶,為什麼不找我聊~,我也是妳的歐尼阿!”這種時候她總在句尾加點奶音,讓丁輝人無法分清現實與夢境。丁輝人畫著眼線的手停了下來,透過待機室的大鏡子看見文星伊的鼻肌升天後,她才回答“誒矣~歐尼~”丁輝人笑著說“跟歐尼喝酒的話只能聊歐尼到底醉了沒呀,半杯倒~”丁輝人用俏皮的語氣回著無傷大雅的話,她還沒來得及回話,文星伊便開始說起前幾天妹妹從國外帶回來的幾瓶酒。丁輝人無所謂的看著話題被帶走,便轉回鏡子前繼續補妝,沒人發現的是,長了點、斜了些的眼線。


她總愛打趣隊裡的兩個忙內,“輝人吶~為什麼只跟黑金出門玩不跟我呀。”在看到推特上丁輝人和安慧真以海為背景的沙灘合照後她說,“誒~歐尼~”,丁輝人放低手機看向她,“這可是我和安黑金的十週年紀念呢。”說完調皮的眨眨眼,她只是笑了笑,兩人便也各自做事了。手機好像變得索然無味了?como的照片好像也沒有那麼可愛了?嘖,跟她有沒有可能某天帶著#10주년發文,丁輝人想。


丁輝人不敢奢求太多,不帶給她傷害,不求回報,讓知曉全盤的自己掌握局勢,畢竟退也不行,進也不對,維持這種關係,簡單化。




“輝人吶~”她說


“誒~歐尼~”丁輝人回


/


好的~


晚上靈感總會特別多的嗯嗯


不知道能不能表達清楚(應該是不能),能思考一下輝人的想法就很好了


/


這幾天在寫中長編,閒下來就在想劇情發展,結果想來想去想太多就變成這篇了


中長篇還沒有放棄,不過這篇發出去後感覺負擔少一點,進度又會拖延了吧ㅋㅋ


體諒一下唄,畢竟現在家、學校、圖書館,三點一線的生活壓的有點緊呃


會盡力的,不過不要等 、也不要期待ㅎㅎ


心病(番外)

在文星伊出門之後,丁輝人走出房間,望著漆黑的屋子,坐上沙發,手機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猶豫著思考著,盯著牆上的時鐘,滴滴答答,在分針轉了大半圈後,她發送了訊息。



「妳去哪了」



訊息很快的就被回覆了「干妳屁事」




丁輝人先是嚇到,看著那火辣辣的4個字,一股火在心裡燒著,先是拿起沙發旁的抱枕狂毆,再來是像惡魔一樣追著Como跑,跑到滿頭大汗後直接在地板躺了下來,肌膚接觸冰涼的磁磚地板,不覺得寒冷反而覺得舒適,最後在心裡罵了文星伊祖宗18代後,就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嘟了很久,在被轉到無人接聽請留言的前幾秒,接通了。



電話那邊很吵,丁輝人叫了幾聲文星伊沒得到回覆便安靜了,就這樣聽著那邊的吵雜聲。


"星~  妳要帶我去哪~ ~ "

"別鬧,去我家"




丁輝人掛斷了電話。



用膝蓋想也知道,那個軟綿撒嬌的聲音就是文星伊的前女友。




「操!」


丁輝人大罵了一聲,心裡滿滿的不甘還有醋意此時化為行動,走向冰箱,拿出唯一兩打文星伊最愛的可樂出來,老娘就是要把她的可樂喝完!


今天丁輝人,不醉不歸!!!!











就在8瓶可樂下肚後,神智早已不清的丁輝人攤在沙發上,嘴裡還不清不楚的呢喃著,她拿起旁邊的手機,撥了電話過去,當然,是文星伊。



電話通了。




丁輝人不清不楚的說「妳還回來嗎?」

「我覺得我回不去了。」文星伊平靜而認真的說

那語調讓丁輝人有些緊張「為什麼?」




電話那頭安靜了一下,聽得出文星伊在猶豫該不該說

在歎了一口氣之後「因為…………」




「我褲子被她扒掉了,她抱著不撒手,我又搬到妳家了,家裡沒褲子。」



「………」丁輝人傻眼(¯―¯٥)




「………」文星伊無依靠(´°̥̥̥̥̥̥̥̥ω°̥̥̥̥̥̥̥̥`)






丁輝人理所當然的說「那妳扒她褲子穿上不就好了?」

然後想了想

「蠢。」再丟下了一個字後不管那頭的人就掛了電話。





丁輝人看著眼前混雜亂倒的可樂罐,心想:

醫學系是很難考上的,所以說,醫生不是應該很聰明嗎?還是文星伊是個例外?剛剛那是什麼蠢問題,她搶妳的妳就搶她的啊!說不定她的褲子還比妳的高檔勒,達爾文演化論的適者生存不是很基本的嗎……………



以下省略417字。







算了。丁輝人想




反正,


干我屁事(ㆁωㆁ*)


//
@柯呓

這是惡搞番外  千萬別把這篇跟正文聯想起來了😂

來自於我的口誤跟小柯的腦洞

拖的有點久啦 ~ ~

反正海龜就是慢嘛💕

心病「4」

望著漸漸暗下去的的屏幕,丁輝人久久不能回神。

容仙?

丁輝人想起剛剛那場見面,文星伊跟安惠真之間那曖昧的氣氛。想起以前文星伊跟她略帶過的好幾任女友,俗話說,前女友就是狗皮膏藥,甩都甩不掉。

容仙這個人的模樣,似乎默默地有了個型。

丁輝人心亂的揉著懷中的como,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揣摩著千萬種可能。可能只是以前的高中朋友,最近是適合辦同學會的日子;可能只是很親近的表妹,每次偶像劇不是都這麼演的嘛;可能只是友好的同事,最近醫院裡有新的藥物要研究……




最後

所有想法都在一個提醒聲下截止


「我跟他分手了。」





文星伊洗完澡走出來,頭上裹著一條毛巾,擦拭著帶著水珠的秀髮,順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機,解開鎖屏。

「……」

容仙。文星伊整個人像是觸電一般,脊椎往上一股酥麻的感覺。這個讓文星伊知道幸福,懂得離別,在好幾個夜晚找不到身旁的溫暖,每每早晨醒來,模模糊糊地往她的位置伸手,摸到的卻是早已變涼的被褥時會想起的名字。



然而最終,文星伊還是心軟了。



「餵」

「妳在哪?」




丁輝人走出房間,望著漆黑的屋子,坐上沙發,手機開了又關,關了又開,猶豫著思考著,盯著牆上的時鐘,滴滴答答,在分針轉了大半圈後,她發送了訊息。

「妳去哪了?」

文星伊很快的回了訊息「我有事。」

丁輝人看著那冰冰冷冷的3個字,心裡悶得很,撥了電話過去,卻被轉到了語音信箱。



「不回來嗎?」丁輝人回。

「早點睡,不用等我。」

文星伊總是這麼溫柔,總是這麼貼心,總是那麼好,總是對人那麼好,對每個人都那麼好。



「我怕黑。」




之後

就沒有回訊了。




文星伊這邊忙得很,要把喝醉的人帶上車真不是件簡單的事,即使金容仙不胖,但發了酒瘋的她,真的讓人很頭痛,像個小孩一樣無理取鬧,不受控制地大吼大叫,扒著路人的衣服雙手合十憨憨的說"撒挖低咖",又不時地抱著路燈不撒手………

文星伊搖了搖頭,為了避免金容仙繼續做出各種零智商行為,她走上前,把金容仙扛起來,不顧她的捶打,塞進了後座。



文星伊沒有習慣帶人回家,就連金容仙也不例外,雖然是這樣,但基本的良心道德,她還是有的。

把金容仙扛進了旅館,到了房間後放到床上,幫她卸了妝擦了擦臉,至於換衣服,對文星伊來說,這種事還是算了吧。

「照顧好自己。」文星伊在床邊留了張紙條,看了一眼斷斷續續說著夢話的金容仙,握住門把的手指節發白,最後還是關上了門。




開車回家路上,天邊已經拉出了幾道陽光,憑著最後幾分精神,回到了豪宅。

開了門,文星伊停在了玄關,她看著前方不遠處的丁輝人,黑眼圈在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疲累,她頭髮鬆散,小身子縮在沙發里,眼神卻緊緊的帶著殺意看向自己。




「該不會吧……」文星伊想。

「她是等了我整整一晚嗎?」




文星伊脫了鞋擺進櫃子,起身走向丁輝人,坐到旁邊正準備開口,丁輝人便看也不看的起身回房了。





她聞到了文星伊身上有著其他女人的香水味,混雜著酒味。



丁輝人賭氣,她不明白自己有什麼資格氣,但老娘就是不開心,丁輝人決定實施三不政策,不理文星伊,不跟文星伊講話,不勾引文星伊!






「丁輝人患者nim  請妳開門。」

文星伊無奈的敲著門。

算算丁輝人把自己關在房間已經快24小時了,卻一點聲響也沒有,而且還不出來吃飯,不僅如此,傳訊息不回,打電話也不接,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這個房間沒人住。



「丁輝人xi,請開門。」文星伊耐著性子敲著門。

突然心裡莫名一個咯噔,"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這種自己嚇自己的時候最恐怖了,就像是聽完鬼故事的那個夜裡自己走路回家,時不時轉頭看是不是有人尾隨著;走著旋轉樓梯時聽見的腳步聲格外清晰,心裡一個害怕便狂奔起來。

此時,文星伊恨透了自己的腦補。




「丁輝人,開門!」敲門的手變得急促,文星伊心中莫名的焦急起來。


「丁輝人!我說開門!!」文星伊一刻也等不下去,恨不得立刻馬上破門而入。

好在心理醫生是夠理智的,歸納出各種可能性後,她想,最糟的情況就是賠一扇門了。不過這也是最糟的情況,在那之前,還有最後一個辦法……




文星伊緩緩靠近門,用最最最最最溫柔的聲音說


「你開門,我就跟你交往。」




「!!」房間里的丁輝人還想著文星伊怎麼可以這樣冷血,就這麼走了?!正打算開個門縫觀察敵情時,卻猝不及防的聽到這用2個驚嘆號也無法表達清楚的告白。


"不行!丁輝人你要有自己的矜持!!"丁輝人跑回床上,在心裡默默說著。


「3。」

「2。」

「1。」




文星伊的嘴角微彎,就在那門鎖解開時。






丁輝人冷冷的在門縫盯著文星伊,就像文星伊養的柯基乖巧的望著她那模樣,好可愛,好像比柯基還可愛。

「不准反悔。」

「10分鐘後我們分手。」文星伊拉開門走了進去。


「滾!」丁輝人滿頭黑線,怎麼就這樣被她坑了…





———————————
@柯呓 的文

某種緣分下就由我產出來了

然後

可能

我是說可能

會有一個小番外

這個只是個可能( ・ิω・ิ)

凌晨連麥


這是深夜的冒險 @要被自己的頭貼搞到窒息的筠仔(/ω\) 點的文

我不負責(觀感不適,屬正常現象,請找筠仔)

————————分割線————————







很奇怪。




那個一臉傻樣的女生,不知從何時開始,總會出現在自己的視線內。

無論打歌舞台、簽售會、見面會、演唱會,總會見到那嬌小的身影,舉著大大的應援排外加表情包抱枕,在眾多粉絲統一的口號中,總是如此顯眼。

她的尖叫聲,帶著如此強大的穿透力,又因為坐在前排,所以金容仙總能準確無誤的接收到。


「容仙歐膩你好美💗」

「你是吃漂亮長大的嗎!!」

「老婆撒拉黑!!!!」

離場時,聽到她啞著嗓子與身旁的人討論著剛才的演唱,心裡默默想著。




這孩子伊桑嘿(・ัω・ั)








漸漸的習慣在眾多的粉絲中,尋找著那個小小的身影,像是捉迷藏般,藏著點點的神秘感。

金容仙知道,她會來,肯定會來。







然而那天,金容仙意外的沒有找到那舉得高高的表情包抱枕,一個瞬間錯過了節拍。

輝人最先發現了她的不對勁,接過了她的part,才沒釀成大禍。

在準備下首歌的空檔,輝人悄悄的用手肘碰了碰金容仙,小聲的問"歐膩,沒事吧?"

金容仙笑著擺擺手"沒事"

應該在忙著備考吧……





"欸?你那個蠢萌蠢萌的小粉絲今天怎麼沒有來?去哪了阿?"文星伊靠近金容仙的耳邊,任由一個個的大炮在他們身上聚焦。

文星伊無疑的接收了長安洞火拳的暴打。









然而就在下場簽售會,看到了那個小傢伙,一掃心底那片陰霾,她接過了專輯


"妳上次怎麼沒有來"

"窮。"    (´;ω;`)


金容仙錯愕了一下

"歐膩阿我沒來不是因為脫飯了,我還是愛你的,只是因為已經家徒四壁了,所以才見不到妳啊。見不到妳我也很傷心阿,每天看著妳的抱枕淚流滿面(´;ω;`),我受盡委屈阿歐膩,歐膩妳有沒有感受到我的傷心QQ"

然而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小粉絲鬼鬼祟祟的把手裡握著許久已經快被揉爛的小紙條偷偷塞進金容仙的手裡。

原本正簽著名的金容仙,感覺到自己手裡被塞了個物什,狐疑地抬眼,迎著自己的正是一個過分燦爛的笑容。


在慧敏歐膩「溫柔的」催促下,小粉絲便因「握手時間過長」是罪名,被保安架走了。

臨走前,還不忘用手比著6放在耳邊,無聲的做著嘴型"歐膩,CALL ME!CALL ME!!!"

經紀人瞥見了這一幕,帶著疑惑看著金容仙,她故作無事的繼續與下個粉絲閒聊,手團的紙條卻已經好好的躺在了口袋裡。





活動結束後,保母車裏平穩的呼吸聲是唯一的動靜,金容仙小心翼翼的輾平紙條,看著上面被汗水與皺著用糊的鋼筆字跡,摸出手機,加進了kakao talk,發了訊息,3秒後便得到了回覆。

「歐膩!!!!」

「歐膩是你嗎??!」

「容仙歐膩??」

金容仙既無言又好笑的回了一句

「難道你還塞了手機號碼給別人了嗎?」

發出去的同時,便收到了貼圖轟炸

「歐膩沒有阿,我只有給你阿真的 (;´༎ຶД༎ຶ`)」

「就像我對妳的愛一樣💗💗」

「我對你的愛始終如一」

「歐膩相信我阿!!!」


金容仙嘴角勾起一抹笑,似乎能看見屏幕對面的小傻瓜慌張辯解的樣子,讚歎著小傻瓜打字的速度,不理會她,擲出自己埋在心底許久的疑問

「妳叫什麼名字?」



















「筠仔  (。・ω・。)  」








TBC./END.(看那位小粉絲的表現)

@休更的柯呓 的合作文

凌晨為了 @要被自己的頭貼搞到窒息的筠仔(/ω\) 寫了2個半個小時我們,還聽到了機叫聲呢!


GAME OVER

"文星伊,你在哪!"


"文星伊,快點過來!!"


"文星伊,幫幫我………"


"文星伊,救我……"


"文星伊,拜託……救我…………"







"文星伊,我恨你………"








緊接著是一連串急速的敲門聲,接著便聽到了解鎖的門鈴聲,伴隨著一道黑影迅速的跑到金容仙身邊



"歐膩!!!!!"













事發經過要回到半小時前


「嘟嘟嘟嘟…………」是來自自家女朋友的電話

文星伊拿起手機,開啟擴音,接了電話


"星啊!"

"뭐?"

"我們來玩遊戲吧!!槍戰遊戲"




於是就在金容仙的提議下,文星伊順從的載了那個槍戰手遊。


"星啊,你小心一點哦,當年姐姐的功力可是在韓國數一數二的呢"來自長安洞火拳的挑撥


"內 ~ 歐膩"

文·無奈·星伊




遊戲開始後,一個人專門在躲,另一個人總在累積人頭數目。




因為過度沉迷於遊戲,當文星伊回神過來時,才發覺電話那側安靜的感覺很伊桑嘿

"歐膩?"

"安靜!敵人會聽到!你別想耍小聰明,想讓我行蹤曝光沒那麼簡單!"


"………"

這歐膩好奇怪……






於是文槍手也投入於遊戲中


過了不久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畫面便寫實的出現在畫面中。



螳螂,不重要


黃雀,文射手


蟬,



是曾經在韓國數一數二的金小姐






"呀!這是怎麼回事!!"

被螳螂發現的金容仙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文星伊,你在哪!"




"文星伊,快點過來!!"

金容仙知道自己不是螳螂的對手



"文星伊,幫幫我………"

看著自己的血剩下一半




"文星伊,救我……"

開啟可憐模式




"文星伊,拜託……救我…………"


剩下一滴血






就在這個時刻,這個重要的瞬間,文射手想也沒想,朝著那個背影快速的按著射擊鍵,沒錯,完美的英雄救美就誕生了




金容仙就看著眼前的敵人倒下,正要開口大大稱讚文星伊時,螢幕出現幾個字






「MOONSTAR  戰勝了你」








說起來也不能怪文星伊,誰知道,就在他努力的想要拯救金容仙時,也沒注意到這三個人站的位置剛好在同一條直線上,就這樣子,殺掉了自家女朋友








"文星伊,我恨你………"







我們就默默的為文星伊祈禱吧(・ัω・ั)






END.

其實就是突然的小腦洞

但是阿我也沒有玩過那個遊戲

所以說細節就不要計較了( ・ิω・ิ)


11D = 16Y (完結)

『拾參』




第一次相遇的懵懂,那心動、純真

隨口喊出的,今天開始我們是第一天。





第三次主動的見面,那期待、悸動

手裡多出的一束花,紫色,穩重不失熱情。

名為愛麗絲花,叫做我想你。







第五次焦急的擔憂,那寵溺、約定

帶著跟上次一樣的心情,手裡那束依舊沒變。

愛麗絲花,叫做想念。







第七次瘋狂的玩耍,那溫暖、誓言

踩著夕陽,說著,「我會永遠陪著你」。

她手裡捧著粉色的美。

名為粉薔薇,叫做愛的誓言。








第十一次絕不放手,那陪伴、永遠

她說「我也是」

不懂吧

那是蝴蝶蘭,叫做









我愛你






數不清第幾次單獨的見面,那回憶、往事

整潔的西裝,沒有過氣的領帶夾。

手裡捧著的紫,不是愛麗絲花。

名為迷失香,叫做





留住回憶。

       




END.

完結了 ~ ~ ~ ~ ~ ~

可喜可賀 可喜可賀

雖然說是BE

但還是希望大家會喜歡💗💗

接下來就寫一些短篇啦

不過… …

也要等我有靈感(*゚∀゚)

11D = 16Y

『拾貳』




車子慢慢爬上高速公路,等到達到目的地時,已經不再下雨了,拿著手上那束花,慢慢的走到那熟悉的位置,輕輕放下,沒有過多的言語,只是靜靜陪著……………










“歐膩…好好加油吧”

“我等著你”

文星伊輕柔的說道


那人以微笑回覆




視線飄向窗台上,花瓶裡的不同於以往,是純淨的白色,第一次見,金容仙知道,卻明知故問

“星吶”

“嗯?”

“那是什麼花”

指向窗台



“蝴蝶蘭”










“星吶”

“嗯?”

“跟你說”

“說吧”








“我也是”






或許懂,或許不懂,文星伊輕輕在她額頭上留了一個吻,她就被推出去了。



或許知,或許不知,文星伊猜過,那是他們的最後一次了。






TBC.

剩一章完結




Cold

「叮咚」





“歐膩 ~ ~”文星伊在門口喊著


急促的腳步聲跟著開門的聲音後


“飄啊,怎麼了”帶著笑問與答


“家裡太冷了,歐膩家不是有電暖爐嗎,而且好無聊,我借了電影來,一起看!!”






才怪,只是因為有你








接著便是兩人相依在電視機前的畫面


“哈啾”


“飄啊冷嗎?”


“嗯…好冷”對上的是文星伊閃閃動人的雙眼

“那…”金容仙翻開身上蓋著的被子


“我去拿件厚外套給你穿著”




小倉鼠心裡os:容阿不是這樣的吧……



“歐膩不用了”


文星伊把站起來的容仙推回沙發上,自己躺進她的懷裡,緊緊環住她的腰



“這樣就好了”蹭了蹭金容仙的頸窩




“飄阿你不看電視了嗎?”



文星伊小聲的說



“反正


目的已經達成了”


( ・∀・)


END.

「我喜歡冬天

因為這樣就有理由

窩在你的懷裡」

今天實在是太冷了

所以就想到了這句話

就有了這篇文😂😂

11D = 16Y 要完結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啊啊啊啊啊